娱乐圈
首页 > 新闻 > 明星 > 八卦绯闻 >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来源:娱乐圈|责编: 陈德佑|2016-08-31 15:07
分享到: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关于胡夏在演出现场被主办方“逼哭”的新闻,从昨天至今已经流传出几个版本。

  最初,爆料人称,胡夏收取主办方50万,却连自己的成名曲都频频唱错,现场耍大牌,被主办方要求重唱。

  随后,胡夏粉丝团称,爆料人扭曲事实。胡夏被主办方逼迫演唱企业品牌歌曲,而且要求极为苛刻,唱错一个字就必须重唱。

  那么现场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记者经多方打听,联系到现场目击者。目击者称:演出现场,胡夏确实被主办方胁迫演唱了品牌歌曲,而胡夏自己一直在打圆场。场面尴尬。

  事实上,遭遇主办方胁迫的明星不只胡夏一人。记者采访了演出界人士和专业律师,从多方面分析明星与主办方发生矛盾应该如何处理。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胡夏被逼唱广告歌曲

胡夏 胡夏
胡夏简介:台湾超级星光大道第六届总冠军,赛后签约SonyMusic,2010年发行首张专辑《胡爱夏》,因清澈、温暖、深情的歌声被媒体誉为“清泉音”。2011年,为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献唱主题曲《那些年》,并获第48届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和第23届金曲奖最佳年度歌曲奖提名。2011年11月12日,第17届新加坡金曲奖颁奖盛典上,凭借首张专辑《胡爱夏》夺得“最佳新人奖”,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是唯一一位获此奖项的内地男歌手。2012年2月24日在台湾正式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燃点》。

  目击者还原现场:哪里是大牌,都成孙子了

  昨晚网名为zihana0104的网友发微博描述自己在现场看到的场景:“昨晚胡夏唱完两首歌后突然被要求唱主办写的微商歌,提词机并没有歌词,所以胡夏没有唱。事后主办要求重唱,并且要求一字不差……胡夏唱了三遍!”这位网友还称:“觉得主办方太嚣张,心疼胡夏。”

  现场观众晓溪(化名)也印证了此说法,并提供了更多细节。她告诉记者,因为现场设备较差,胡夏要求试音,被主办方拒绝,且被认为鄙视主办方,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唱完了自己的两首歌, 《那些年》和《替我照顾她》。

  可是唱完后,却被要求加唱微商老板写的广告歌,胡夏拒绝了。却在上车后遭到主办方的拦截,要求他在重唱和被打之间选一个。胡夏只好被迫回去。但是胡夏没有哭,全程都不卑不亢。

  从zihana0104提供的视频中能看出。主办方工作人员对胡夏确有不礼貌的训斥。还对场下观众表示:“胡夏一定会好好唱,一字不差的唱。”场面十分尴尬。

  现场,胡夏唱歌时手中拿着一张纸,是主办方广告歌曲的歌词,歌词内容包括:“我们是微商,勇敢为了梦想去闯……”;而胡夏演唱中,周围工人正在拆舞台,应该能判断,演出已经结束,但被主办方要求重新返台。

  有网友在留言中表示:“胡夏作为一名歌手,站在正在拆的台子上被观众团团围住,逼着唱歌广告歌曲,已经是对他的极为不尊重了。”

  胡夏商演被逼重唱现场视频曝光:

视频:胡夏商演被逼重唱现场视频曝光

  而在另一个视频中可以看到,主办方老板一直在要求胡夏跳舞,台上的胡夏尴尬地在打圆场。晓溪接受采访时候气愤地表示:“他(胡夏)都快成孙子了,哪里还大牌!”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演出现场,主办方要求胡夏一字不差地唱广告歌曲,胡夏尴尬点头

  爆料“胡夏耍大牌”是主办方

  那么胡夏到底有没有收取主办方50万演出费?演唱主办方的广告歌曲,在不在合理范围内呢?

  通过胡夏工作室曝光的合同可以看出。50万演出费并不属实,胡夏及其团队与主办方签订的演出费用为25万元。且合同规定胡夏现场演唱两首曲歌曲,曲目由乙方(胡夏及其团队)自选。

但在胡夏履行合同唱完《那些年》和《替我照顾她》两首歌后,却被主办方强制要求演唱品牌主题歌曲,事实上是主办方违约。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演出合同曝光,演唱广告歌曲并不在合同中

  那胡夏收取50万元演出费并耍大牌的谣言是从何而来的?

  最先爆料者是一位自称A先生的网友,他向媒体爆料的账号先后改过三次名字,先是叫“A平凡一生”,随后他改名为“爱美的西餐厅”,并发微博爆料胡夏耍大牌。

  而此前,这个账号还有过一个微博,名为“大时代好先生”,而“大时代”恰是胡夏此次商演的主办方品牌名。如今,A先生的账号已经注销,爆料微博都已被删除。而“胡夏全球后援团”此前就质疑,斥责胡夏不敬业耍大牌的网友是主办方工作人员,如此看来情况基本属实。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爆料胡夏耍大牌

  “胡夏全球后援团”向记者出示了其与这些爆料人的私信作为证据。

  在微博上晒出“胡夏流泪高清图”的账号“Movie阿飞”在事发后将微博名改为“朋友圈太坑爹”,并在“胡夏全球后援团”的追问下承认那不是自己拍的照片,而是朋友圈盗图,对于胡夏到底是在唱哪首歌时出错也语焉不详。

  对自己身份的回应也前后矛盾,先称自己不是主办方工作人员,而是“别的总裁请的”,也不是胡夏的粉丝,但后来又改口称自己“只是一个刷存在感的粉丝”。此外,此账号的微博所在地也显示是在江苏无锡。

  潘美辰挨骂、水木年华被打, 主办方“撕”明星不是头一回

  很多人总觉得明星是大牌,演出商得“跪舔”,但事实上,认为明星收了钱,就应该满足主办方一切要求、不满足就是耍大牌的主办方也不少。 遭遇主办方胁迫的明星,胡夏并不是个例。

  今年4月,台湾女歌手潘美辰在江苏的一次商演中,就因为没有现场跟主办方工作人员拍照,而导致“有房不能回”的困境。

  当晚演出结束后,主办单位要求合影,但由于现场人太多、大家蜂拥上前拍照,考虑到安全问题,经纪人希望回到酒店再合影,却被一名男子出言恐吓、叫骂,潘美辰随即让助理录下对方录像,并报警请警方前来调解。

  谁知,在离开表演场地、回到下榻酒店时,潘美辰却发现主办单位擅自请酒店员工把房卡消磁,使得她根本进不了房间,而酒店员工也不给开门,无奈之下只好二度报警处理。所幸最后她还是安全回到了北京。

胡夏被逼重唱事件还原:哪里耍大牌?都快成孙子了

  “水木年华”成员被打,导致脑震荡

  而另一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2011年,水木年华组合在天津参加商演,主办方临时要求所有艺人留下合影,组合成员卢庚戌因为急着回北京参加其他活动,提出先行离开,谁知主办方扣下了经纪人和助理,将他们禁锢在现场足足两小时,还声称“我不让走,谁也走不了”。

  已经离开的卢庚戌得知工作人员被困,匆匆赶回救人,谁知一进屋就遭到主办方一群人的拳打脚踢,衣服被撕烂,脸部和头部受伤,还被要求下跪。

  那么,主办方行为是否已经触犯法律呢。王律师接受采访时候表示,针对胡夏事件,首先,主办方限制胡夏离开,胡夏完全可以报警,不必忍受主办方的无理要求。而对于主办方逼迫胡夏演唱微商品牌主题歌,也是没有履行合同,胡夏团队完全有理由提出赔偿。

  在演出行业资深人士李二仁看来,面对这种毫无契约精神的主办方,一些不甚“强硬”的明星们有时候的确很难做。

  从目前曝光的细节来看,被逼重唱一事显然是胡夏方面“吃瘪”了,作为出道以来始终形象良好的艺人,他的粉丝针对此事谴责主办方是完全合理的。“而在演出市场,在这种短暂的雇佣关系中,常常是'狭路相逢不要脸者胜'。”

  有“耍无赖”的主办方胁迫明星的,也有明星提出超标要求耍大牌“欺负”主办方的。而避免纠纷的唯一法则就是,按照合同办事,不论主办方还是明星都要有契约精神。

  更多精彩明星爆料、猛料,请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娱乐圈热点」:ylqcom(←_←长按复制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订阅即可!!!

分享到:

网友评论

百度推广

客户端下载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