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
首页 > 新闻 > 音乐 > 华语音乐 > 《创造101》火爆收官 高流量带火粉丝服务平台

《创造101》火爆收官 高流量带火粉丝服务平台

来源:娱乐圈|责编: 蛐蛐|2018-06-27 17:17
分享到:
刚刚过去的上周六,综艺节目《创造101》火爆收官,为了让自己“pick”的小姐姐出道,粉丝们发起各类集资,用于买定制卡点赞、线下应援、参与赞助商活动等。仅一家众筹平台上,就有21万人参与,集资总额达2000万。
 
  节目的火爆引发了资本对于偶像经济的关注,打造艺人和练习生门店的经纪公司已经受到了资本的关注。粉丝服务平台会是下一个受益者吗?
 
  高流量带火粉丝服务平台
 
  “生不如死的两个月终于结束了。”6月24日零点43分,空空(化名)在朋友圈里写道。
 
  约1小时前,《创造101》最后一期直播刚刚结束,经过两个多月的激战,空空pick的“小姐姐”紫宁拿到一席名额,顺利出道。
 
  根据决赛规则,参与节目的练习生谁能最终出道取决于观众票选。每位普通用户每天有11次投票机会,会员有121次。额外投票需购买“定制卡”,价格分别是30元、90元和360元,对应的点赞数也逐级增加。
 
  为确保支持的练习生能够成为十一分之一,和空空一样的粉丝们“疯狂”地组织各类众筹,用于买定制卡点赞、线下应援、参与赞助商活动等。
 
  截至6月23日决赛当天中午12时,众筹平台摩点网发布的数据显示,粉丝在摩点上为《创造101》各位练习生的集资总额超过2000万,共有21万人参与。为了送孟美岐出道,粉丝们发起的集资额达550万。
 
  另一档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热播期间,同样引爆了粉丝的热情。前20名练习生的粉丝,在众筹平台Owhat上的集资额达1300万。其中,蔡徐坤粉丝集资的总额达200万。
 
  猫眼数据显示,《偶像练习生》的累计播放量达32.7亿,《创造101》的总播放量达到48亿。综艺节目的高流量也为这些粉丝服务平台带来高关注度。摩点方表示,《创造101》期间,在平台原有粉丝量基础上的发酵,甚至两度冲垮了服务器。
 
  其实,为偶像众筹资金投票,只是作为一名粉丝的基本修养,他们能做的事远超大众想象。
 
  2017年,为庆祝王源(TFBOYS成员)17岁生日,粉丝自发集资,在北京市通州区台湖镇捐建了一座以王源命名的移动信号塔,同时承担信号塔20年的供电费及维修费。
 
  摩点创始人黄胜利告诉记者,在PC时代,之前的所谓“粉丝应援平台”基本集中在“贴吧”,更多表现为大平台的一个小内容。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平台提供了独立发展的机遇。2013年前后,移动端APP相继出现,粉丝为偶像花钱,变得更加容易。
 
  目前粉丝服务平台的产品主要分两类,提供资讯和提供服务。
 
  例如在“爱豆”APP中,偶像的下个行程一目了然,今年已有的行程也会像日历一样被标记。除此之外,偶像的社交动态,甚至昨天在机场的街拍都能找到。
 
  “魔饭生”APP里则有各种应援“商品”,小到周边制作,大到地铁、大巴、机场的广告投放。有点类似于淘宝店,每种应援形式被视为一件商品。不同的是,APP页面本身没有展示价格,用户加入购物车后,需要联系后台人员询价。
 
  如果想为偶像举行大型应援活动,以摩点、Owhat为代表的众筹平台可以帮助粉丝筹集资金。
 
  投资机构态度多为保持观望
 
  《创造101》的火爆,让偶像产业上游的经纪公司最先进入资本视野。
 
  在《创造101》尚未收官时,麦锐娱乐宣布,完成由上市公司文投控股的A轮融资;《偶像练习生》结束不久,另一家经纪公司坤音娱乐也宣布,完成了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真格基金跟投pre-A轮融资。
 
  而对于粉丝平台这一赛道,投资机构多保持观望态度。根据已公开信息,爱豆的上一轮融资完成于去年2月,Owhat的上轮融资则完成于2016年11月。摩点于今年2月拿到新浪的融资,但并不完全因为偶像经济的崛起。
 
  爱豆创始人许超表示,爱豆的商业经历了从行程追踪到内容资讯,再到粉丝服务的变化。公开资料显示,爱豆APP的营收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广告、会员增值体系及电商。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主打应援的平台盈利主要来源于差价。众筹平台则好比是资金托管方,盈利模式主要靠众筹抽成。一位粉丝告诉记者,每个众筹平台抽成的点不一样,有的是3%,有的低于3%。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表示并不看好粉丝平台,因为偶像作为核心资产,掌握在经纪公司手里。
 
  “经纪公司是艺人这一资产的所有权拥有者,经纪公司愿意和谁合作,流量就会向哪个平台倾斜。”陈悦天说。
 
  一位王源粉丝后援会的管理者说,大型粉丝应援会或头部艺人的应援站基本不在这些平台上购买服务和发起众筹。她认为平台无法满足定制化。
 
  “比如捐建信号塔,粉丝之所以想到做这个项目,是因为王源在公开演讲时说的一句‘改善乡村教育,不能没有网络’。哪怕这类公司做再大,对于这样的点,他也想不到。”她认为,应援文化本身就是个性的。
 
  主打连接粉丝后援会与明星的服务平台“星小班”创始人郑明贵认为,从行业角度来看,商业模式的简单粗暴并没有让明星、品牌主等几个利益方达到共赢。
 
  第三方粉丝俱乐部或是出路
 
  原际画创始人黄锐告诉记者,随着粉丝应援文化的发展,针对各类偶像的应援也会增多,这类粉丝集资平台的存在很有必要。之所以之前一直没有做大,可能是核心粉丝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
 
  陈悦天认为,粉丝经济的变现方式无非两种,TO B和TO C。“面向C端,最合适的方式就是收会员费,也是日韩产业链成熟的一个标志。”
 
 
  例如,日本著名经纪公司Johnny‘s旗下团体,粉丝通过交会员费的方式入会。入会享有一部分特权,比如购买偶像演唱会门票。经纪公司也会尽力保证服务质量,为“配合”粉丝出行,日程也会安排在国定假日期间。
 
  同时陈悦天认为,中国的偶像产业还处在初级阶段。经营粉丝跟经营互联网社区本质上一样,在没有独家商品、服务、内容的前提下,很难把会员模式做起来。
 
  郑明贵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官方俱乐部面临的问题。他认为,在国内,管理粉丝没办法通过经纪公司。“管理粉丝这件事,还是要通过后援站。目前来看,经纪公司没有精力也没管理的想法。同时,经纪公司对粉丝的控制力也没有那么强。艺人不红的时候,以会员的形式运作粉丝没有意义。艺人红了,又面临另立门户的风险。”
 
  郑明贵认为,这给第三方粉丝俱乐部留下空间,也是粉丝平台可能尝试的变现模式之一。
 
  他告诉记者,目前星小班也做众筹和应援,但应援业务并不是主要盈利手段。未来平台将定位于建立半官方性质的第三方粉丝俱乐部,通过小B端(粉丝后援会)的方式触达C端粉丝群。

  更多精彩明星爆料、猛料,请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娱乐圈热点」:ylqcom(←_←长按复制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订阅即可!!!

分享到:

百度推广

客户端下载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