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
首页 > 新闻 > 电影 > 华语影讯 > 《指环王》制片人说乌尔善和彼得·杰克逊很像

《指环王》制片人说乌尔善和彼得·杰克逊很像

来源:娱乐圈|责编: 小娱|2017-06-07 08:59
分享到:

《封神三部曲》片名海报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小猱)

5月31日,备受瞩目的乌尔善版《封神三部曲》宣布了神级幕后阵容:《指环王》三部曲制片人巴里·M·奥斯本担任制作顾问,《捉妖记》出品人江志强担任监制;冉平、冉甲男父女担任编剧,《霸王别姬》编剧芦苇携手《卧虎藏龙》编剧詹姆斯·沙姆斯担任剧本顾问;《星球大战》《真实的谎言》《独立日》特效总监道格拉斯担任;《卧虎藏龙》艺术指导叶锦添担任美术指导等。这是一个能够与30亿预算以及票房野心匹配的阵容,同时也激发观众再次调高了期待。

预计经过8至10年磨成的《封神三部曲》,究竟会成为什么样的电影?剧本策划两年多,建组一年多,乌尔善和他的伙伴们进展如何?腾讯娱乐专访了编剧顾问芦苇、编剧冉平冉甲男父女档,制作顾问巴里·M·奥斯本以及特效总监道格拉斯·汉斯·史密斯,在他们的带领下,再揭开一点《封神三部曲》的神秘面纱。

《封神三部曲》导演乌尔善

Part1编剧揭秘:三部曲一起写,一部改三部都要改

曝剧情:主角不是姜子牙

《封神演义》是一部根据武王伐纣历史创作的章回体小说,成书于公元前16世纪。中国观众更熟悉的是1990年播出的傅艺伟版《封神榜》(温碧霞版 范冰冰版 傅艺伟版),一部造就了80后无数重口味童年回忆的热播电视剧。电影《封神三部曲》该朝哪个方向走?

2014年,有历史学家、社会学家、游戏专家、互联网专家等各种领域的行家参与出席的两次研讨会,帮助乌尔善和编剧们确立了对《封神演义》的宏观认知,规避掉一些不合时宜的改编思路,冉平和冉甲男的剧本有了第一个方向。

在腾讯娱乐进一步追问下,冉甲男透露,剧本方向已经有了一次较大的调整。一次以90后为主要对象的调研结果显示,90后观众基本上都没读过原著,更不了解傅艺伟版《封神榜》,他们对于姜子牙、妲己、纣王等古代“网红”的认知,更多来自同题材的游戏。这促使将目标群体锁定为90后的《封神三部曲》,仍旧基于流传千年的原著故事进行改编,对人物的去留可以卸下包袱,仅根据电影创作原则进行抉择,该删的删,该当配角的当配角,成为主角的也将进行不同程度的改编。当然,数量也会有一定保证,结尾大决战依然会有满天神佛。

依据《指环王》的结构,《封神三部曲》的三个故事简而言之依次为“一个英雄,一堆英雄,一堆英雄打一堆神仙”,冉甲男透露,“但一个英雄肯定不是姜子牙”。结合影片选角要求透露出的信息,这个英雄应该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形象。不过,据冉平透露,这个少年英雄仍然与90后中国观众喜欢的漫威个人主义英雄不太一样:“我们的英雄应该是集体主义的。”“我们的文化始终认为一个好人,是在关系中成为好人,因此‘别人’很重要。中国英雄也是这样。”冉甲男说。

但原著精神不能丢。乌尔善看重《封神演义》,觉得这个故事中既根据现实世界中的时代变革而来,又包含道教艺术的浪漫想象,善恶的斗争和英雄的成长,非常适合拍成中国版的《指环王》。因此,他给三部曲电影的定义是四个字:奇幻史诗。

《封神演义》虽然古老,却称不上史诗。因为它并非像四大名著那样是基于精英视角的,而是基于平民视角的,而且“它比较杂乱,不像四大名著那么精炼”,冉平解释道。但在他看来,“充满戏剧性,世俗性,游戏性”也正是它作为中国故事的特点和作为改编素材的优势。两位编剧要做的,是保留它的以上三个原始属性,并赋予它《指环王》那样的史诗性。“有点像中国人将人造神的过程”,冉平说。“有点创世的味道”,冉甲男补充道。

史诗性,说白了就是歌颂英雄成长,弘扬正能量,这在鸡汤被歧视、丧文化横行的时代,反而可能会变成一场冒险。很少关注网络用语的芦苇,在搞清了“丧文化”的意思后,非常淡定地用更加学术的“世俗/超越”代替了“正能量/丧能量”解释道:“世俗跟超越是一对孪生兄弟,有世俗才有超越,超越了才回到世俗。目前这个时代有过度世俗化的倾向,不相信理想。但是如果不相信,你根本无法超越。”因此,在他看来,既世俗又超越的《封神三部曲》,或许“正逢其时”。

乌尔善、巴里·M·奥斯本、江志强和杜扬

曝进度:美术特效已进驻,“参与”剧本创作

据冉甲男透露,基于90后调研意见,剧本经过一次大的方向调整后,目前已经确定了基本的故事框架。但两位编剧并不能因此放松下来。因为随着美术组、特效组的相继介入,父女俩在修改故事的同时,根据他们的要求和建议来不断调整细节。这是乌尔善决定《封神三部曲》连拍伊始,就确定下来的创作模式。为此,两位编剧和乌尔善的碰头会也开得越来越频繁,工作强度不减反增。

而且,三部曲的剧本必须一起写完,因此往往一个涉及到整个时间线的细节调整了,另外两部电影的剧本都要一起调整。创作所需要的时间和付出的精力因此又增加了。

同时,每形成一版比较成熟的剧本,还要交给中国顾问芦苇和美国顾问詹姆斯·沙姆斯过目,听取意见。《霸王别姬》《活着》编剧芦苇,负责为《封神三部曲》的类型化探索提供“常识”,提出“有趣”的建议。这个过程被他描述为“能够完成中国电影类型化的自觉认知”。“芦苇兄每次都给我们鼓励,以鼓励为主。”只比芦苇小3岁的冉平则谦逊地表示。

《卧虎藏龙》编剧、同时也是李安老搭档的美国顾问詹姆斯·沙姆斯则负责判断剧本能否让西方观众,主要是好莱坞观众看懂,并提出修改意见。交给詹姆斯·沙姆斯的剧本还需要时间翻译,这无形中又增加了创作的时间。

对于冉甲男来说,这是她参与过最复杂也是最严谨的一次创作经历。从2014年第一次专家研讨会,剧本启动到现在已经过去2年多了,距离彻底完成还需要多久?“不知道。乌尔善改剧本是业内闻名的磨人的老妖精,从进入剧本,到磨到他觉得可以开机为止,且等着吧”,冉甲男笑着说。

《封神三部曲》的幕后主创合影

Part2 制作顾问揭秘:三部曲连拍节省成本,提高效率

巴里·M·奥斯本长得非常像肯德基老爷爷,带着笑意的眼睛,圆圆的鼻头,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再加上说话时吐字含糊,显得非常悠哉,都使得我们很难将眼前这个人,和那个参与创立了《指环王》三部曲连拍模式的传奇制片人联系在一起。《指环王》在票房和口碑上史无前例的双赢背后,三部曲同时拍摄时高质高效的制片管理功不可没。想用推动中国电影制片管理模式进步,并且用《指环王》三部曲的标准来要求《封神三部曲》的乌尔善,最终在江志强的引荐下,辗转联系上了巴里。

乌尔善和制片人杜扬第一次拜见巴里时,是在加州伯班克的某个片场——73岁高龄的巴里,至今还活跃在拍摄一线。面对这样一位业界传奇,乌尔善和杜扬对于通过这样的抽空约见能够得到什么,并没抱太多期待,而且当时巴里也并非他们求贤的唯一人选。然而,无论对于三部曲制作缺乏概念的乌尔善,提了多么幼稚的问题,巴里都会耐心地解答,对于制作三部曲的方法倾囊相告。抽空约见,最终变成了长达三个小时的长谈。第二次前往美国,乌尔善和杜扬便将目标锁定为巴里。幸运的是,巴里非常喜欢乌尔善,也非常喜欢《封神三部曲》——“虽然有些内容完全是幻想的,但角色的情感特别丰富。”这次详谈后,巴里接受了乌尔善的邀约,成为制作顾问。在巴里的建议和加持下,乌尔善决心挑战《封神三部曲》连拍。

巴里建议乌尔善连拍《封神三部曲》的理由也是real耿直:第一,是演员问题:如果分开拍摄,筹拍续集的时候,演员可能会因为接了其他的工作而没有档期,那时片方必须得接受重新选角。并且因为《封神三部曲》的主角将由年轻的新人扮演,2年内他们的变化会很大,拍续集的时候可能会不连戏,另外,连拍三部,片方还可以与演员谈一个更合理的价钱。第二,是性价比问题:电影的筹备、制作和后期需要一步一步完成,如果分开拍摄同样的事情就得做三次,这样成本是非常高的。第三,是效率问题:如果一次性拍完,卡司就不会变,一个团队会因此变成真正默契的团队,每个人都会更加了解这部电影,变得更专业,整个团队都会更有效率,也能更准确地知道导演想要什么。“即使冒险,这些好处也会让我想要一次性拍完。”巴里总结告诉腾讯娱乐。

目前,巴里已经介入《封神三部曲》的前期筹备,审阅角色设定图、概念图、插画等。“现阶段我还在持续吸收着信息,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我。”

具体到拍摄阶段,巴里也已经提前给了乌尔善很多实用的建议:首先,他建议乌尔善本人要在时间管理方面做好准备,比如前一部电影的营销推广期,很可能会和第二部电影的制作阶段重合,尤其是当导演想要补拍镜头的时候,时间会变得更加紧张。其次,拍摄现场的时间管理也面临严峻挑战,因为体量这么大的电影,会有几个组同时开工,既要组织所有人按时完成拍摄,又要保证他们的休息时间,将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在这个方面,巴里将运用他的经验,帮助制片团队提高管理效率。

道格拉斯·汉斯·史密斯《寻龙诀》后再与乌尔善合作

Part3 特效总监揭秘:引入《奇幻森林》虚拟场景技术拍摄

道格拉斯·汉斯·史密斯,被中方团队亲切地唤作“道哥”。在工作伙伴眼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技术宅男,私底下话极少,除了特效,对于其他事情他都缺乏兴趣。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乌尔善非常相似——只不过驱使乌尔善为之倾尽精力的对象,是电影、音乐、美术、历史、哲学而已。

在好莱坞,道格拉斯塑造过传奇,参与制作《星球大战》的特效,凭借《独立日》得到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小金人。来到中国后,《寻龙诀》为他赢得了一尊金马奖最佳视觉效果小金马。换句话说,在中国,他一出手,等于是为中国特效水平设定了一次上限。接手《封神三部曲》,他要做的,是带领他的特效团队,打破并推高到一个新的上限。

对于具体的技术手段,道格拉斯没有透露太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封神三部曲》将引入虚拟场景拍摄技术。“我们要在一个虚拟世界中来拍摄电影的大部分内容。我们通过监视器看到演员站在昆仑山上,昆仑山其实是虚拟的,事实上他们正站在片场中。”道格拉斯说。这是一种在好莱坞都还未被广泛应用的非常先进的拍摄手法,迄今为止应用最成功的案例是《阿凡达》和《奇幻森林》。为此,道格拉斯需要找到至少有过一次操作经验的团队操作:“他们需要知道如何操作并且熟悉整个过程中数据都是什么样的,这样才知道在搭建片场时该怎么做,后期才不会在技术这一关受挫。”

然而,《封神三部曲》的上限,并不意味着要在技术含量上追求极致,赶超国际水准。相比引入令人目眩的黑科技,乌尔善更希望通过《封神三部曲》摸索建立的,是一套科学的后期工作流程,而且一定是要在中国做。在手握成倍于《寻龙诀》的预算后,乌尔善还是拒绝了拥有维塔工作室以及大量优惠政策的新西兰政府的邀约,而是坚持在北京组成一个由中国特效公司参与组成的跨国团队。

对于乌尔善的工业情怀,道格拉斯秉承的“实用主义”是非常适合的——没错,道格拉斯其实是一个信奉“实用主义”特效观的人。对于特效与电影艺术的关系,他的看法是:没有节制的创意将扼杀电影艺术。他把做特效的过程形容得像是在走钢丝,关键是“如何在时间、金钱、质量之间取得平衡”。

《寻龙诀》的特效有着时代局限性,但在道格拉斯的评价体系中,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特效团队干得还是不错的,“它是连贯的,剧情进展不会因为糟糕的特效显得断裂。也达到了导演想要的水平。”对于《封神三部曲》的特效制作,道格拉斯也将坚持这一原则。他不仅参与到剧本创作中,帮助乌尔善和编剧们了解哪些重要内容是值得在特效上花费时间和金钱的,哪些内容换种方式拍摄或许性价比更高——在需要花钱的地方,道格拉斯也会帮助乌尔善,并执导整个特效团队,如何尽可能聪明地花掉每一分钱。

该省的省,该花的也要花。就流程而言,乌尔善将继续坚持为《封神三部曲》做动态预览。动态预览,也被称为动态分镜,是成熟的电影制作工业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可以帮助节约前期拍摄的时间,要特能让后期视效的设计实现更精准。做《寻龙诀》的时候,乌尔善和动画团队曾尝试做了60分钟的动态预览,为此尝到了甜头,也积攒了经验。据道格拉斯透露,《封神三部曲》需要预览的内容大约占到全片的80%。按照每部电影时长为90分钟~120分钟计算,道格拉斯的团队将会做出总计300分钟左右的预览。这将是迄今为止中国电影史上做过最长的动态预览。

目前,《封神三部曲》已经在北京成立了专门的特效公司,来对全球数十家特效服务团队,进行统一的规划和管理,道格拉斯和对于中西方特效行业非常了解、拥有双语工作背景的Tiffany Wu,正在紧锣密鼓地与特效服务团队洽谈合作事宜,并且已经开始在北京着手准备基础设备了。同时,鉴于北京的特效行业人才有限,大多数人不想在工作几个月后又得去其他公司找工作,道格拉斯还在负责洛杉矶的一家小公司,以便与技艺高超的西方自由职业艺术家展开合作。据道格拉斯估计,团队搭建完成时中西方工作人员比例大约会在1:1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道格拉斯的用人标准也体现了他对“实用主义”的推崇:“长期项目需要付出教育培训成本,但如果是短期项目的话,找一两个一流的人才就行了——他既清楚单个镜头,也了解整部电影,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能够考虑到很多不起眼的小事。我会给他们非常高的工资,这样也会比雇佣一群没经验的人便宜很多。”毫无疑问,这些来自好莱坞的一流人才,也会成为中国工业流程规范化过程中的催化剂。

《封神三部曲》导演乌尔善

Part4 热情、扣细节、体力开挂、擅于解决问题……说的都是乌尔善

投资30亿,历时8-10年完成三部曲的同时拍摄——这样的体量,对于好莱坞而言,都不是可以轻易复制的,更何况基础薄弱的中国电影工业呢。请来这么多大神压阵,乌尔善能hold住吗,又如何能让他们有机合作,实现1+1>2?换句话说,乌尔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够让这些大神愿意与他合作呢?趁此机会,我们也向几位合作伙伴询问了他们对乌尔善的印象。

对于剧本顾问芦苇来说,乌尔善的创作方式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正常、健康。听起来只是个很普通的标准,实际上在芦苇心中,在当下的中国导演里面,配得上这四个字的人已经寥寥可数了。“在中国,导演实际上是很妖魔化的职业,很多导演在得大奖或者创造票房奇迹后,整个人就不对了,就开始拍名叫《自我封神》的电影了。”芦苇隐晦地吐槽。在他眼里,乌尔善有了极为出色的票房成绩后,还能以正常的心态进行创作,已是难能可贵。

对于冉甲男而言,乌尔善是个遇到问题就要迅速解决问题,同时又不会把压力传递给伙伴的人。讨论剧本的时候,每次遇到编剧们对于某个情节缺乏想象的时候,他都会当场画出故事板,迅速帮助他们理解。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他也很少以焦虑的状态示人。但也正因如此,乌尔善对于效率的追求,以及超强的工作强度,又常常给合作伙伴带来压迫感。成天被乌尔善追着反复推敲剧本细节的冉甲男,一度怀疑乌尔善除了太阳落在双子座之外,其他的统统落在了处女座:“已经到了磨人老妖精的程度。”更令冉甲男崩溃的是,乌尔善不仅仅是专注的,更是长时间专注的,即使她已经脑袋宕机,准备吃晚饭休息一下,乌尔善还会拉住冉甲男继续谈剧本。“我在想他到底有没有睡觉的时间,我觉得他肯定有分身,要不然就是开挂”,冉甲男嗔怪道:“这一点上非常不正常,也很不健康,反正让我很不健康。”

两位外国大咖在谈论乌尔善时,不约而同提到了艺术品位、才华,对于团队的关心,以及对于制作伟大电影的热情、决心和执着。道格拉斯对于乌尔善把剧本和中国文化放在《封神三部曲》的首位记忆犹新。“他了解传统的历史, 非常担心中国传统会在这一代丢失。”

乌尔善身上的这些特质,让巴里想到了《指环王》导演彼得·杰克逊,“他们很像”。甚至,巴里认为,某些方面来讲,乌尔善思想更开放,对探索新鲜事物很感兴趣,也很愿意和别人合作。“这对导演来讲是很好的特质,所以这部电影能吸引到很不错的卡司参与,这对谈合作来说是很重要的。”

  更多精彩明星爆料、猛料,请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娱乐圈热点」:ylqcom(←_←长按复制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订阅即可!!!

分享到:

百度推广

客户端下载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