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
首页 > 新闻 > 电影 > 华语影讯 > 江一燕称爱情重要但不强求 被问结婚生子这么说

江一燕称爱情重要但不强求 被问结婚生子这么说

来源:娱乐圈|责编: 陈德佑|2017-05-17 10:05
分享到:

江一燕称爱情重要但不强求 被问结婚生子这么说

江一燕 江一燕
江一燕,演员、音乐创作人、写作者、摄影爱好者、山区支教老师。1983年9月11日生于浙江省绍兴市。15岁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音乐剧班就读,后考入2002级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班。2007年因在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饰演“周蒙”一角而被观众所熟知。2011年在安妮宝贝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七月与安生》中演绎“安生”一角,获第一届丹尼奖最佳女演员奖。2012年出版首部个人文学作品《我是爬行者小江》。2013年凭借《消失的子弹》中的表演荣获第3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2015年发行原创单曲《我不》和《Honey Moon》。9月举办首个个人摄影展。

  江一燕称爱情重要但不强求 被问结婚生子这么说:5月17日报道 江一燕最新的银幕形象是可柔,一个上世纪70年代的少女。这个角色出现在《毒。诫》中,也就是刘青云、张晋、林家栋等人演“慈云山十三太保”这段香港江湖往事的电影。

  在这部“古惑仔”为主的电影中,江一燕扮演的可柔是刘青云扮演的“大佬”茅趸华的女友。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江一燕说自己经常在内心对可柔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在背后默默忍受,对你太不公平了”。

  很明显,江一燕能演好一个和本人完全不一样性格、价值观的角色,这是她身为演员的本事。不仅如此,在公众形象或者事业形象方面,江一燕能驾驭的不仅是演员身份,还有歌手、作家、摄影师、慈善家、文艺青年等等,每个面相都能给大众留下深刻印象。

  但抛开女明星光环,回归到江一燕本人,她真的留给观众不少神秘色彩。“你的生活真的只有诗和远方?”“也不是,

我私下也有不少逗比的行为”“能透露下现在的感情状况吗?”“哈哈哈,为什么总要问这些……不告诉你!”一问一答中,江一燕的“感情保密”防守政策,记者明白只能下次找机会再尝试突破了……

  被当“衣服”的可柔

  “我这件珍贵的衣服他没好好穿,还打我”

  《毒。诫》是刘国昌导演的电影,这个拍过《五亿探长雷洛传1:雷老虎》《童党》,以及让刘青云首度当上金像奖影帝的电影《我要成名》的影坛老手,

这次将后来改邪归正入选香港十大杰出青年的传奇人物陈慎芝年少时混帮派的江湖往事搬上银幕,无论从题材、演员配置来看,

《毒。诫》都是以男性视角为主的电影。刘青云扮演的茅趸华,原型是陈慎芝。江一燕扮演的可柔,原型也就是陈慎芝当年的女友。

  那个年代古惑仔的世界中很流行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句话,可柔在戏中处于怎样的地位?江一燕说:“我想我这件‘衣服’在他心里是很珍贵的一件,只是他还是没有好好穿,所以整个电影这段恋爱谈得蛮心酸的,但是我觉得可能每个大佬背后的女人必然是要承受一些东西,才能成就他。”

  “心酸”,是第三度与刘青云合作,但首度扮演情侣的江一燕对戏中这段感情的感受。之前在《消失的子弹》和《消失的凶手》中,江一燕扮演的高智商囚犯傅源与刘青云扮演的警探松东路之间暗暗互相欣赏的关系,

在《毒。诫》中借可柔和茅趸华变成了情侣,但江一燕说:“这段感情就是相爱相虐,很辛苦。我自己的生活中可不想爱上茅趸华这样的人。”

  江一燕解释说,两人在戏中的关系是可柔一开始被茅趸华虐,分开一段时间,茅趸华步入中年后再去找可柔,可柔把所有的痛和恨都发泄出来虐他,“两人的关系是一直在反转,但还是有爱,所以才能走到一起”。

  可柔当古惑仔“衣服”的爱情观、人生观,江一燕是不认同的,“但可能也有时代因素,不能用现在的眼光来评判当年的价值观。

如今的女性当然要更独立。爱是要爱得浓烈,但还是必须有自我。”这段“恋爱”除了谈得心酸,也谈得“肉痛”,因为刘青云和江一燕还上演了打戏,

“真打。青云哥比我想象的狠,因为他生活当中根本不可能打人骂人。还有我们两人都属于演戏前不提前交流对戏的那种,上来直接演,所以他会怎么出手,我心里没有底,

但我总觉得以他个性应该还是会照顾一下女演员,他可能会借个位什么的,结果他一上来打了我一耳光,我就傻在那了,

大概有几秒钟的停顿,我就很快还手,可能那个时候是把我生活当中想给予可柔的东西就在那场戏里面去演出来”。

  什么都敢试的艺人

  吊威亚、极地冒险的戏都敢接,还能转型唱饶舌

  江一燕是北京电影学院科班出身,但进入电影学院之前,她已经在表演和唱歌方面都有一定的成绩。毕业后,她2006年还签约艾回长片,推出个人EP和专辑。

  2008年,她因主演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不仅打开了知名度,演技还获得扮演父亲的陈道明的赏识,陈道明自此成为她的良师益友。

  2009年,她在陆川导演的《南京!南京!》中出演舞女小江,给银幕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令人难忘。她演话剧《七月与安生》,她演《消失的子弹》获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她出散文随笔摄影集《我是爬行者小江》。

  她办个人摄影展,摄影作品还获得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赛区华夏典藏奖。她从2007年至今每年抽一段时间到广西支教的行动,每次都获得网友们点赞。

  江一燕说她的人生态度是不着急,“慢慢爬”,但她“爬行”的方向也太多元化,只要自己有兴趣有能力做的,她都愿意去尝试。“你知道我最近唱的歌吗?”

  记者立刻在网上搜到这首歌,新华网微博发布了这首名叫《Let‘s go Belt and Road》的MV,江一燕用饶舌唱法演唱这首充满历史文化元素的歌曲,“这么带感!好难想象你居然唱Rap!”

  看到记者的反应后,江一燕也笑了,“我自己都好难想象。之前特别忐忑,所以我觉得就是演员或者艺术这个工作比较有趣的就是很多时候,你自己都难想象的事情,然后你做了,而且能做完成,你就觉得‘哇!可以这样无所不能’”。

  对于影迷来说,江一燕“无所不能”的表现,更多体现在她能演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这次演可柔其实也有挑战,就是全程用粤语演戏。以前和刘青云演戏,是我听不太懂他的普通话,这次轮到他听我讲不太地道的粤语了。”

  她说导演也没要求她这样做,“但所有人都用粤语讲对白,我用普通话好像也怪怪的,所以我就尝试一下,还是蛮过瘾的。”

  “过瘾”,或许是江一燕接戏的标准。先不管电影口碑如何,反正江一燕这些年来都不怎么重复自己的戏路,她在演《四大名捕》的姬瑶花时,首度拍吊威亚打戏的她不仅亲身上阵,更有本事做到让在片场的武师以为是专业替身演员在演。

  她在《三少爷的剑》中出演慕容秋荻,为爱走火入魔的形象也演得既渗人又可怜。她在《同谋》中与郭富城、张家辉飚戏;在《笔仙3》中吓人;

在《有种你爱我》中化身御姐虐郑恺,在《恋爱中的城市》中张孝全面前又能小鸟依人;最近,她连极地冒险题材电影《七十七天》都演了。

  被问及有什么不敢演的角色吗?江一燕说:“至少在我心里,我觉得一个真正的好演员就是什么都敢演的,比如我昨天(指采访前一天)去看的那个《摔跤吧!爸爸》,

我觉得那个国宝级的印度男演员(指阿米尔·汗),他可以把自己最后的发福状态整个练出来,从这么壮形象到那么胖的形象都演得很好,真的很了不起,我的目标还是要做个好演员,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要无所不能。”

  生活中的江一燕

  “负能量多?就更要正能量爆棚!我不强求爱情”

  听小众民谣歌手演唱会、到非洲拍照、写散文写随笔,到自己支教的学校与学生们一起唱歌跳舞,这是将江一燕演戏之外给大家留下的印象。

被问及生活中是真的只有诗和远方,江一燕说:“在银幕上的形象,我可以控制,我其实可以转变,也可以玩,打破我平时给大家的形象,

但是我的生活就是这样,我也没有要刻意的把生活塑造成什么样,就是按自己的感觉一直这样生活,可能感觉就被大家看起来是诗和远方,比较文艺了。”

  那就没有逗啊闹啊的一面?最近有没有做一些事情,说出来会让人觉得‘这也太不江一燕了吧’的事情?江一燕笑了,“其实应该都挺江一燕的吧。我想起来了,感觉一个人的时候,我还蛮逗比的,会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最近我在搬家,我们家有一个石墩子,6个搬家工人合力帮我抬到二楼,我都觉得对他们挺不好意思的。但他们放完后,我左看右看怎么都放不好,也不忍心叫他们再挪。

然后我居然自己搬,我那天下午用了各种办法,像在石头下面弄点油之类的,一人将这个石墩挪了两个房间,我妈看到,她都吓傻了。

我一人在那推石头,第二天还浑身肌肉酸痛,这画面也是够狼狈。我一个人的时候真挺好笑,我要是心情郁闷时还经常在家随便放段音乐狂舞,群魔乱舞的感觉,出一身汗就好了”。

  “在这个综艺、娱乐盛行的时代,真不打算参与狂欢?好像你参加过的综艺节目只有《跑男》和《我们来了》。”江一燕说:“大家肯定都会去赶当下比较流行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新鲜感,

我也把综艺当作一种电影类型或电视类型,所以我也去尝试了,但是尝试过了之后就不想再一直投身在这里面,就像拍电影一样,拍完这个类型想拍那个类型,就不停在转变。”

  看到江一燕如此有问必答,记者也忍不住提起网上有关她做公益以及支教方方面面的讨论。网友对于江一燕做好事的看法是积极正面为主的,毕竟有不少人认为能将一件好事多年一直做下来,

本身就很有意义,也有一小部分声音称江一燕会把自己支教的一些照片发布出来,被“做好事不留名”观念教育长大的网友,自然会脑补出”留名必有炒作嫌疑”这句不太工整的“下联”。

  被问到会不会介意看到类似的评论,江一燕说:“不能说完全不会看到这些东西,完全不会受到影响,我觉得那肯定不是真实的,但是会从中反思,为什么很多时候大家都会带着偏见去看某一件事,

所以会反思自己是不是真心的去做这个事,问过自己然后得到非常肯定的答案后,那我觉得ok,那我就有自己的判断力。我觉得现在的网络时代有时候像一个网络垃圾桶,负能量这么多,我们就更要正能量爆棚”。

  最后一个问题很自然落到个人问题上。1983年出生的江一燕至今没有公开承认的恋情,倒是有传她和知名蛋糕品牌的老板罗红走到了一起,据说她与大她14岁的罗红志趣相投,都很文艺。然而,江一燕始终没有正式承认这一恋情。

  “大家都比较好奇你个人的感情生活,但你平时也不怎么说,譬如结婚生子这事你怎么看?要不我们做个选择题,对你来说是五年内能达成的不太遥远的事?还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江一燕笑说怎么都爱八卦感情问题,“是没有计划的,你问我也不会很确定,但是我觉得爱这件事对我是很重要的,可是我也不强求,这是我的个性。(那现在的状态是?)现在的状态是就是想结婚就结婚,想生孩子就生孩子,就没有任何人束缚我,但我也没有刻意提上日程。应该……不告诉你,哈哈!”

  记者手记

  随和逗趣地防守着

  做江一燕的采访,至少氛围非常好。轻声细语笑声不断的她,不仅不对任何问题设防,而且在采访间中还会主动叫前来“盯场”的工作人员们散开,让记者和她聊天中不会受到任何干扰。

  这在当下明星都被整个团队全方位“呵护”着生态中,也是不常见的。这一方面表明她很随和,另一方面也表明她有能力应对任何问题。

  她确实有能力应对任何问题,谈演戏谈生活谈趣事谈非议,无所不答,而且答得生动有趣。然而,对于不想透露的信息,她也会防守着,而且采用的是随和逗趣的方式方式。

  就算记者没得到“料”,至少也不至于吃“闭门羹”,光是这点,江一燕就比随便就被记者问到语塞,甚至采访前看着采访提纲猛设防“不准问”的明星们,强多了。

  更多精彩明星爆料、猛料,请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娱乐圈热点」:ylqcom(←_←长按复制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订阅即可!!!

分享到:

百度推广

客户端下载点击或扫描下载